首页 >> 我们的活动 >>户外活动 >> 台湾瑞虎美语 | 马云:蠢是最大的疾病,比癌症还可怕
详细内容

台湾瑞虎美语 | 马云:蠢是最大的疾病,比癌症还可怕

1月23日,马云在2019达沃斯论坛“对话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专场上,又金句频出,大谈阿里巴巴成功的秘诀、如何培养自身的领导力、教育等。马云说,他用人有两个标准,其中,第一是要聪明,而且比他自己更聪明。“我觉得蠢是最大的疾病,这比癌症还坏,因为癌症都能治好,但是愚蠢是没法治的。”

主持人:你当时有没有关切,你当时有没有担心做不成,如果做不成的话,以及您是如何来处理您的这些担忧、关切等等?


马云:非常感谢,我非常荣幸今天来让我在这里回答一些问题。我知道你们在座有很多是技术很强的人,所以请你们不要问我很技术的问题。当然我当时有担忧、有质疑、有恐惧,但是我有一点从来都没有质疑,那就是如果不是我把这件事情做成的话,肯定会有另外一个人把这件事情做成。当然,当时1999年真的可以说是网络刚刚开始,当时没有人是所谓的专家,即使是今天我也可以说,没有任何人是明天的专家,所有的人都是过去的专家,没有人可以告诉你明天肯定会这样,未来肯定会这样。因此,我当时不是说有专门的一套系统可以来帮助我克服一些质疑、恐惧,但至少对我的团队我是保证透明,而且我也是这么做的,我有担忧,有一些不太确定。我的团队也知道,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团队跟着我担心,尤其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在隐藏我的担忧,因此我是让他们了解的。后来我当然是不断地在做很多事情,有越来越多的经历和体验。


在你们这个年龄,你们总是想做一些事。而且你肯定是有机会的。但是可能我们往往会担心,会不会有别人比我们做得更好、做得更快,或者说别人比我们更懂、更复杂,所以可能做得比我们更好。因此,我作为一个企业家,我不应该去害怕竞争、害怕有这种压力。如果你不想有压力,如果你担心有压力,你担心竞争的话,那你就不要创业,那你就不要从事这种商业活动。今天这个世界充满了担忧,人们担心隐私的保护,担心数据、担心安全等等,我几乎我们对什么都担心、对什么都担忧。但是往往就是当有这种担忧的时候,就意味着有机遇。


我觉得移动的时代到了,大数据时代到了,网络时代到了,你一方面是有各种担忧,但是你一旦抓住这个担忧给你带来的机会,如果你有一套好好的系统,能够帮助你从来都不担忧的话,那当然太好了,可是没有这样的一套系统,包括我们的总统,包括很大的这些领导人他们都担忧,因为我们都是人。


提问:你一开始就和你的团队非常透明,你是怎么样来组建你的团队的?因为我们当中所在的很多人,他们都希望创造您所创造的这一切,带来巨大的影响。我就想问您,您是怎么知道您创造的这个团队是好的?是正确的?


马云:阿里巴巴当时创始人是18个人,好多人都觉得这18个人都是超人。但你别忘了,其实我们当时这18个人里,有些人连工作都没有,找不到工作,我们当中的人没有多么聪明、多么棒,我们中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的。可是我们每个人都愿意学习,我们对未来有信心,而且我们也相信只要我们愿意学,只要我们好奇,我们肯定能够掌握未来。而且我们都知道,我们不能老是找那些比我们笨的人,因为如果找你比笨的人肯定有问题,我们应该找比我们更聪明的人,这就是我们当时那些创始人的愿景。我觉得你永远都找不到那个最合适的人,最合适的人或者是最好的人,应该愿意和你一起工作,愿意接受培训,不断地去发展,他也愿意来培训你,然后共同发展,这才是合适的。你不可能找到完美的人,你永远都不要说,哦,那个人曾经在谷歌工作过,在阿里巴巴,在脸书工作过,他一定很棒,不一定是这样。


主持人:如果你找人的话,至少你有最低要求吧?


马云:第一个标准当然要聪明,我觉得蠢是最大的疾病,这比癌症还坏,因为癌症都能治好,但是愚蠢是没法治的。所以,第一要聪明,而且比我聪明。我在雇人的时候,我总是找比我更聪明的人。而且我都会找那些我觉得四五年以后这个人都可以当我上司的人。


第二,个人的性格。非常积极的人、很正能量的人,不是很容易放弃的人。我觉得这些标准都很简单,我从来不会说找人的时候去看他是哪所大学毕业的,我是英雄不问出处。我觉得你从哪里毕业都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找的人要比你聪明,而且你喜欢他的性格,以及永远都不放弃的人。我这些年真是见到好多人,我见了好多世界上各领域优秀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这些领袖从来都不抱怨,他们不会说因为这个、那个我不高兴,从来都不会这样,他们不会抱怨。他有的时候会说“我做得不够,做得不好”,可能这么说。他可能会对自己抱怨,但是不会去抱怨别人。所以,如果你碰到一个不停抱怨,对别人抱怨,对外部抱怨的人,千万不要找他。


主持人:您对于非洲的发展潜力做过一个讲话,而且您刚刚也是和卢旺达的总统的一场会议刚刚结束,您也是提供了一千万美元的奖项,我就想问一下,您对于非洲在技术界的领导人有什么样的看法?


马云:2017年实际上我是第一次去非洲,因为以前我总是担心比如会有疾病或者是其它的不安全等等,我以前老是担忧。2017年我就狠下心来,我说我就去看一下吧,当时我去了肯尼亚、卢旺达、纳米比亚。我当时去了这三个国家,我就发现这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当时觉得非洲像二十年前的中国,跟在我建阿里巴巴的时候很像,有那么多年轻人对未来充满希望、充满激情。因为欧洲人总是对未来充满担心,因为欧洲老是想保留昨天,但是非洲不是这样,可能因为非洲就没有昨天可以保留。因此,非洲人对未来充满希望,对未来非常乐观,他们很期待未来。这一点特别重要。


我就觉得非洲他们真的是希望改变,而且他们有很多年轻人,他们的基础设施是非常的差,这就意味着有机会。这是一件好事。中国的移动设备或者说手机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快呢?那是因为一开始固定电话不好,以前没多少人家里有固定电话,手机一出现,大家赶紧都去使用手机。而且我觉得在非洲年轻人也很聪明。因此,非洲真的是充满了希望,我觉得可以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网络技术。非洲出现网络的时候,我觉得网络实际上是有包容性,它能带来包容性,因为任何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可以去接受网络,接受移动设备。有几点特别重要:第一,企业家。非洲的企业家将改变非洲,因为他们充满了勇气,他们特别大胆,他们不怕未来。如果你对未来是充满担忧,你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家。而在非洲就需要这种充满勇气、大胆的企业家。第二,非洲需要教育。现在欧美的教育系统很好,但是它也会面临一些挑战。因为有新的技术出现,现在在欧美所拥有的教育,是几百年前工业革命出现的时候设计的教育系统。而在非洲却不一样,因为它会接受这种新的技术或者是新的方式。


第二,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特别重要。为了让非洲的每一个人都能获取网络,都能使用网络,用他们的手机不只是拿手机打游戏,而是发twitter。当他们用手机从事商业活动,去交流,这一点特别重要。


还有一点特别重要,电子政府。因为你只要让政府上网了,让它电子化了,就意味着政府要透明,就意味这他们不能再去把网络关闭,因为网络一关闭,不就把自己也关闭了吗?因此,我认为真的这些发展中国家、非洲国家可以蛙跳式地发展。


提问:我来自瑞典,我来自一个教育的企业,我们培养专业人员,成为领导者。教育系统的设计应用于过去的工业发展和工业革命,今天我们有一个新的教育系统,如何改变我们的领导人?新经济需要什么样的领导?


马云:教育领域有很大的潜力,但是大部分的大学都面临着挑战,大部分的商学院都面临着挑战。我认为,像中国、印度和非洲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我们花了很多资源放在博士、硕士高端的教育,但是我认为应该把更多的资源放在幼儿园、小学、中学等等这样初级的教育上。


第二点,过去的教育体系,比如说至少在中国教会孩子是一个学习的机器,我们很多东西塞进脑子里,是一个计算的机器。如果你想和计算机竞争的话,计算机从来不会遗忘的。如果你想和计算机比谁算得快,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所以,很多孩子学得非常努力、辛苦,可是你把电插在计算机上它的就能工作。我们应该教会孩子什么样的东西,让他更有创新性、创造力?做那些机器做不到的事情。我们有很多聪明人,必须要有领导力,这是关键。


为了能够管理聪明的人,你必须要有文化,必须要有那种精神,让他们相信你的文化。如果你提的一些原则、法律、文件、管控,能管控的是傻的人。这些懒人就说我们大家一起上网,大家一起去厕所。以后的人都应该是更加聪明,比机器要更聪明、明智,要管理这么聪明的人,就像阿里巴巴一样,我们就像一个动物园里,什么样的动物都有。为了能够管理他们,最好的做法就是自我管理。如何能够自我管理呢?那就是他要相信一定的价值观,相信他们的使命,今后的机器有芯片,但是人是有心的,有感情的,他有价值,有价值观,有使命感。因此,我认为今后的教育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


提问:我是全球年轻领袖,来自于卡塔尔。阿里巴巴如何保证供应链可持续性?而且要应对气变?你希望我们年轻的领袖今后如何在这方面做出努力?


马云:首先,作为一个技术的企业,我们相信技术是对人类带来益处的,我们相信技术能够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因为人在每一次技术革命期间都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但是一开始的时候,新技术出现的时候,带来一些担忧和恐慌。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管理的话,会产生灾难的。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由第一次技术革命带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第二次技术革命带来的,现在我们进入了新的技术革命。


阿里巴巴,我们相信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认为技术是不断发展的,是可持续性的,大家对环境产生担忧,使用技术可以解决环境问题,我们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在人们使用煤炭和石油的时候,如果我们认为地球像个人一样,然后从地下挖出石油把它烧掉,把煤炭挖出来,把它燃烧出来,就会产生负面的影响,他们会报复的,当然我们还是需要石油、需要煤炭、需要木材,但是数据已经告诉我们,可以有效、聪明地使用这些资源。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是可以做到的。


另外一点,我们应该让所有的人、所有的国家都有机会这么做。我不是一个技术的专家,但是我坚信技术对人类是能够造福的。技术公司不要做坏事,要做好事,为这个世界的未来做好事。


相信青年人的潜力,气变的问题是个问题,地球环境的问题是个问题,世界上可以有30亿人口是非常好的,现在已经有70亿,以后还会变成一百亿或者一百二十亿。使用技术来预测今后将出现的问题,现在就解决它。


我们认为阿里巴巴可以做很多工作,不仅仅赚钱,赚钱在公司的创始起初是好的,现在应该做其它的事情了,也就是如何使用技术来改进这个世界,让技术是可持续、不断增长的并且是绿色的。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还可以努力地工作二十年,这就是技术的意义所在。


提问:你好,感谢给我这个机会,我是全球塑造者,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世界论坛经常提到今后的工作,我想听一下你对今后人类技能的看法。


马云:人类的未来?你是怎么想的?你的观点是什么?实际上过去一两天内,我们听到了人类的未来最关键的一些技能就是应该要有同理心,要意识到很多问题。阿里巴巴有六个主要的价值,非常独特的。我们对一个价值非常骄傲,我们认为以后不管阿里巴巴有什么变化,但是有两个价值是不会变的。


第一个是“客户第一,员工是第二,股东是第三”。我曾经是老师,老师就是希望青出于蓝的,如果你的学生成为了市长或者成了银行家,你当然会引以自豪的,桃李满天下,如果他们进监狱,你当然很不高兴。所以,人类的第一个价值观就是帮助其他人,让你的家长、让你的孩子、让你的同事、让你的朋友做得比你更好。


第二点,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一个始料未及的事情出现了,你不能够变化,那就接受它。


这些问题,我认为所有人为了能够生存得更好,领导人为了能够生存得更好,都必须这么做。也就是说首先要让别的人过得更好。第二,要接受变革。变化是一种机遇,如果大家是抱怨的话就不行。如果不抱怨,认为变化是一个机遇,就可以去利用它。


提问:我想了解一下青年人就业的机会。


马云:确实千禧年变化非常快,经常跳槽,从一个工作跳到另外一个工作,跳来跳去。千禧年的青年人确确实实都是经常跳槽的人,还是他们可以稳定在一个职位上?我认为有一点,确实改变我很多人生的是,我曾经是一个高中的老师,我非常不想当老师,我说一个男孩子怎么能够当老师呢?每天就在想我毕业之后我不会去当老师的。中国的系统,在当时如果你被送到师范学院去,你毕业就得当老师。我离开学校的那一天,扛着我的行囊出门的时候,大学的老师就跟我说“马云,你过来,我知道你要去哪里。”因为他已经派我到哪个学校去了,我答应他六年间不要离开这个学校。六年?好吧,好吧。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他应该给我派到一个好的学校。校长说六年,好,我说我要兑现我的诺言,我在这个大学里当了六年老师,我开始思考如何当一个好教师,我跟学生们沟通,因为在这六年间有很多很多机遇出现,我说我不走,我要留在这个学校,因为我答应过校长。六年之后我就开始建立因特网的职业生涯。


青年人如果从大学毕业的时候,去找工作的时候,你找的第一份工作最重要。不见得是一个著名的公司,你必须找到一个好的老板,教育你如何真正为人,成为一个人,如何能够好好地做事情,而且你做了这个承诺以后,你自己给自己有一个承诺,能够待在那里,不要离开。很多人这方面不行,我看到很多人做得很糟,出现了很多问题。如果你二十岁、三十岁的时候,你当时还不知道今后的路怎么走,想法很多,你就跟着一个人,三十岁到四十岁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想自己尝试,你可以去尝试一下。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你把重点放在你做的好的那个领域。到五十岁到六十岁之间,要帮助青年人做得更好。超过六十岁以后,你就含饴弄孙吧。这就是正常的生活的轨迹。


提问:我来自以牙买加,我认为技术对人类是有好处的,我们应该让它民主化,让所有人都能获得市场,一些小的贫穷的国家也能够获得技术。但是我关注的是在创新的时候没有一些标准来治理技术的进步,因此一些穷国和小国就被遗忘在后面,掉队了。我想了解一下你的看法,在全球范围有没有一种标准化的努力,让一些小的穷国也能够享受那个增长的益处?


马云:这个问题很好,这也是我每年一天所做的事情。对于发展中国家小的企业,不要先考虑标准化、规则,或者监管,不要想这些问题,先想的问题是鼓励创业、鼓励创新。当出现了企业,你再去监管它、再去管理它。


上个世纪有大的规模,有很多标准,规则的制定,这是上20世纪,而这个世纪更多强调的是要个人化,要创新,要个性化,如果标准化,往往都是要花很多时间,要花时间去辩论、争辩。如果你作为一个企业家,可能五年就能带来改变。因此,我认为对弈发展中国家,不要去说服他们要标准化,因为你越谈标准化就会有越多的担忧和关切。因此,我觉得对于发展中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是好事,在欧洲国家,我们看到好多国家都是很担忧,制定很多规则,这对发展中国家是好事。


提问:我来自于普尼,我是普尼(音)的总裁。在一些地方,我往往都想找一个地方,在那里可以分享我的担心,可以去表达我的一些关切、我的忧虑。怎么样可以创造这样的地方,让所有的人都能去分享或者说去向别人表达他们的这种担忧呢?因为你也提到,你是和你的创建者分享了你的关切和担忧。 


马云:作为全球的年轻领导人、年轻的塑造者,我们在这里有这样一个场合,就是很好的事情。达沃斯对于年轻领导人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我第一次来达沃斯的时候我也很年轻,我当时就听了比尔盖茨、克林顿等等(发言),因此我认为达沃斯确实就是一个很好的场合,因为达沃斯真的让我产生了巨大的改变。我每年都来,我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和这些年轻人在一起,年轻的领导者和塑造者在一起。如果我只做一件事,肯定就只有这一件事。


你们不要一起做生意,不要搭伴做生意,不要在这里找人,不要在这个会议厅里找人。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说呢?


马云:我看到一起在读商校的同学,他们有很好的友谊,之后就合伙做生意,结果最后都不行。我是研究过的,人家老说做生意像是婚礼,合伙做生意就像结婚一样,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建议你不要找朋友,不要让他成为你的合伙人,一起建公司,你就保留友谊就好了,因为友谊太珍贵了,他可以给你提一些建议。比如说我们这18个创建者,我们现在还保持联系,我们有十周年的庆祝,今年是二十年。十周年的时候,当时我让每个人都写一个辞职信,我当时就说你们不持有这个公司,公司也不拥有你们,你们十年真的很努力了,所以现在就可以走了,就可以过你们自己的日子了,想干吗干吗。如果说48小时以后还想再重新在阿里巴巴工作,到时候你再写一封申请信,你可以再回来在阿里巴巴工作,而且这时你就不再被看作是创建人。当时就是定了这样的规定,这是十周年的时候做的。很多公司都有创建人,创建人一直待着,创建人有问题,结果导致整个公司都有问题。我当然非常自豪,我们这18个创建人,每个人都过得很好。


我本人常常旅行,我也交很多朋友,来自不同的行业,往往都是非常有领导力、在他们行业非常特别的人,这些人都非常愿意分享,我往往可能和他们一起打牌,一起喝一杯,现在好像变难了,现在没时间了,但是我觉得有好朋友特别重要。我是一个相信友谊的人,我有很多朋友。有人问你怎么找一个在监狱里边的人、一个犯人呢?我说这有什么呢?他只是犯了一个错误,他也受到惩罚,他依然是我的朋友,等他服完刑之后出来,我们依然是朋友。有一些官员也是我的朋友。你交朋友不是看这个人有多么成功,有的时候比如说朋友或者是我有问题了,只要彼此能够提供建议、支持,这才是最重要的。


提问:我来自埃及,特别荣幸成为全球年轻塑造人之一,你晚上担心什么搞得你睡不着?


马云:今天的世界什么让我睡不着觉呢,没有,没有什么事情让我睡不着觉。我睡觉可好了,我睡得可好了。当你一生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实际上比如说现在大家看到的阿里巴巴都是它光鲜的一面,但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是经历很多困难的,我当时有很多担忧、好多问题。经历了这些之后,我就意识到我睡不好那些问题也在,我睡好了,至少我还能有劲去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你有了这样的经历之后,你就会有同样的想法。比如说我早上醒来,我跟自己说我今天要去非洲,我今天要去欧洲。比如说在联合国委员会上我会讲我的想法,人家接受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最重要的是你要去讲真理或者是讲你认为是对的事情,然后想办法去改变,就这么简单,别担心。 


提问:我来自于香港,您是一个特别棒的领导人,但是我觉得您也是一位非常好的教授,您知道现在教育系统有很多问题。我实际上在教育方面也是做了很多工作,从而为学生提供21世纪所需要的技能,我们往往都会遇到一些学生,他们不知道自己将来到底想干吗,因为学校往往给我们提供的和真实的世界差距很大,现在确实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您有没有想过让民间企业或者私营部门参与到教育当中,让高中学生能够了解什么是电子商务、创业?因为我知道阿里巴巴有创业基金,你有没有想过如何为更年轻的孩子去做教育?


马云:事实上我已经创建了幼儿园、小学、中学,我们确实要努力,从而去改变。怎么改变呢?我当时就觉得要改变,就应该从小开始,我就建了幼儿园。因为在中国,人们特别重视学校,大家都想去好学校,这是中国的一个特色。好多时候,甚至会考家长。有的人跟我说我现在这种方式可能会导致没有学员但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我们在阿里巴巴有这么多员工,怎么会没有学员呢?有人说他们如果上了阿里巴的小学,小学毕业可能没有办法上正常的中学。我说那我就建初中,初中建完然后建高中,高中建完会不会建大学呢?我不担心大学,因为十年之后大学肯定会接受出自我们学校的学生。因为我们的做法是要培养真正的人,而不是去培养学习的机器。在幼儿园要让孩子学唱歌、学跳舞,要让他们有文化,种下文化的种子,然后在小学给孩子教价值观,不管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价值观,我不希望让孩子只接受西方的价值观,不接受东方的或者是相反的(价值观)。好多人在中国都会抱怨,我说你们有没有看过道家、儒家、佛家的东西,好多人不了解。他们也会抱怨西方文化不好的地方,我就说你们有没有读过《圣经》?大家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会对不同的文化去抱怨。我们在小学会教这些。


到了初中的时候,确实要很努力地学习。到了高中的时候,他们就要培养兴趣。大多数的家长都希望孩子去上大学,一定要上大学。至于孩子想做什么没有人知道,先上了大学再说。针对这个我就想做点事,阿里巴巴现在就做样的试验,我们很高兴地得知,越来越多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学生数量不多,只有一百。但是现在不好的消息是我还没有证明十年以后到底怎么样。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是让孩子先学会做人,而不是让他成为学习的机器,总已有天我们会看到好的结果的。 


提问:我来自新加坡,实际上几年前我去过您的办公室,当时我想让您给我提供建议。当时您跟我说你不要为了成功而学习,而是说学习不要失败。阿里巴巴是21世纪到现在为止最成功的企业,因为真的有前瞻性。如果你现在要从零开始建一个新的公司,2019年建新的公司,要在达沃斯宣传,你会创建什么样的企业?或者从过去20年的失败中、做的不好的地方学到什么?


马云:首先我不会做和网络有关的工作,互联网我是不会做的,我可能会进入农业领域或者其它方面,因为互联网领域已经有太多太棒的人,我没办法和他们竞争。第二,我有我自己的经验,我的经验 ,我是觉得有问题我不害怕,我说我们先等一等,先考虑一下这后边有什么样的机遇。出现错误的时候,我们就学会去面临这些错误。我们会鼓励年轻人创业,成为成功的商业人士的时候,不要老是去从成功的故事里边去学习,因为人都会犯错误或者失败,因为每一个错误往往都是不一样的,成功的故事往往都是类似的。你要学习失败,你要学习如果出现失败,怎么样去面对失败。如果有来世我还会从商,最好的经验、最好的体验当然不是你赚了多少钱,或者你多么有名,而是你经历了多少,你有多少丰富的经历。我真的特别自豪,因为我经历过很多艰难的情况,我们的团队一起努力,战胜了很多障碍和困难,我们也犯过好多愚蠢的错误,对这些错误往往都是一笑而之,我们甚至写了一本书,记录下来我们犯的好多错误,跟大家分享我们犯过的这些错误。如果有一天也犯同样的错误,要学会微笑地面对它。


提问:我来自中东,你说要有创业的精神,在中东也是如此,要从过去依赖于石油的经济转向更加多元性的经济。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计划要去中东或者其它地区,有什么想法?


第二,中东的经济或者模式在什么样的程度上可以促进创业的项目?


马云:首先,世界上各个地区都有非常好的创业企业家,具有创业精神的人员。在发展中国家有更多的创业人员,在发达国家,专业人员更多。但是在非洲、印度、中国、中东等发展中国家有更多企业家、创业者。


第二,政府希望经济繁荣发展,就不要相信政府自己,应该相信市场,相信市场就是相信企业、创业精神。政府如果在培训方面投入,并且创立有利益创业企业的环境的话,这些国家就会发展。我在中东就看到了有这种创业的精神,大部分依赖石油的国家太富有了,他们对这些小型的项目置之不理,这不太好,我们应该关注小的。上个世纪(企业)越大越好,这个世纪(企业)越小越好,上个世纪要实力雄厚的企业,这个世纪需要好的企业。好的企业是什么意思呢?要关爱你的家庭、你的员工、你的朋友和客户,不要做得太大,不要以为亚马逊、微软和阿里巴巴的情况(好)。你知道我到这个世界上来不是要有一个职业生涯的,我是要有丰富体验的,那我就创建一个企业,小企业也是很好的。中东有很大的潜力,必须要去接受技术。


提问:我是全球的一个塑造者,我的问题是“你个人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在今后的五年中你希望学什么?”


马云:我个人的目标,我希望在企业方面、商业方面,在因特网方面,希望建立一个新的生态系统,能够使用技术,让所有的小企业、青年人都能在全球范围内购买、销售、竞争和交付,也就是让我们所有的业务都能全球化。谁都不能够选择出生的家庭、原生家庭,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去死。我不希望在医院里死去,我希望在一个沙滩上安详地离开这个世界。我要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在今年之前,我工作得非常辛苦,我现在工作还是非常辛苦,但是我做的都是我喜欢的事情。过去的五十年我做了很多辛勤的工作,现在我必须要做我喜欢做的事情。过去我得做我必须做的事情,50年的辛勤工作可以让我现在说“我只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提问:我是2018年的YGO,我希望能够听取像你这样全球领导人的观点。现在中国企业的精神已经在世界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创业对朋友、家庭是有一些代价的,不是要在沙滩上去世,但是要考虑很多很多问题,要考虑企业的发展等等。我听到很多人都讲这一点。在中国讨论创业的时候,你是怎么开始交流的?在全球讨论中国的时候,有什么能够让世界了解中国?


提问:我来自委内瑞拉,我想向你问一个问题,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想法,你面临过什么挑战,你如何接受了这个挑战,并且面对这个挑战?在座的各位有很多挑战,面临很多国内的挑战,我就想了解你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你如何迎接挑战的?


马云:首先回答来自中国的那个问题。中国发展非常快,你想成为全球领袖的时候,不是希望要钱,而是要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你为世界做一些事情。我们相信领导人并不是因为他们肌肉庞大,而是他是很有智慧的,而且是有担当的,中国正在学习。


坦率地讲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20年前在我开始创业的时候,你现在比我20年前聪明多了,我那个时候根本不会想这个问题。慢慢地开始我不断地承担责任,我的思维方式就发生变化了。在我们想到为其他人创造价值的时候,实际上也是为你自己创造价值。中国和西方,美国说是要有一种舒服,这种舒服当然是可以的,在舒适的环境大家能够交流、互相地了解。有的时候出现冲突,冲突也没有什么坏处,冲突能帮助我们互相理解。中国也在学习,西方也在学习,中东也在学习,我们大家都要不断地学习。如果不断学习的话,就会改变现状。


你提的这个问题,我面临过很多挑战。有一些挑战我可能从来没有说过,那一段时间非常痛苦,有一些也是让我很内疚、愧疚,但是只能去睡一觉,生活还会继续下去。我们这一辈子非常短,如果你一天到晚情绪不好的话,没有办法。或者有的时候生命很短,当很多人拒绝和我合作的时候,有人跟我说,有可能马上前面就遇到一个柳暗花明的人就跟我合作了,他是很聪明的,你要自己抚慰自己的内心、安慰自己,没有任何人能够安慰你的心、温暖你,只有你自己抚平你自己的伤口,你要去付出比较艰巨的代价。


主持人: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马云,谢谢Jack Ma,我们非常荣幸今天能够听你发言。我们有这样的一个传统,照一个集体照。


1.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591-28300001
0591-28360001
0591-28300006
- 课程老师
欢迎在线预约课程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